+加入收藏夹 | 网站漫游 | 我刷黑板报 | 帮助
 订阅信用卡资讯  定制
邀请朋友加入
朋友的Email: *

朋友的称呼:

给他的留言:

你的称呼: *

 

信用卡上的“寄居蟹”

2013-2-4   来源:     点击:0   评论:0

  “信用卡没领到,怎么就激活了呢?”在重庆市永川区一家银行的柜台前,做建材生意的蒋鹏(化名)一脸惊诧。

  2012年2月15日,蒋鹏的手机上冒出了一条短信:您信用卡预留的手机号码已被修改,详情请咨询……

  由于工作忙,三天后,蒋鹏才来到银行。银行工作人员告知,他申请的银行卡一周前就已经激活,并且更换了绑定的手机号码。

  蒋鹏的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意识到情况不妙。果然,经过查询:他这张透支额度9000元的信用卡,被刷掉了6900元。

  2013年1月21日,记者从重庆市永川区检察院获悉,此诈骗案经该院起诉后,法院已作出一审宣判,依法判处范龄刚有期徒刑四年,并处罚金5万元。目前,该判决已生效。

  “我已经给信用卡中心打过电话了,客服人员说你们的"不良信用"记录应该已经消除了……改天我再去查一下。”2013年1月21日,重庆市永川区检察院公诉科检察官李新鑫对一起信用卡诈骗案的2名受害者进行了电话回访。李新鑫提醒他们,案件判决已有一段时间,要及时和有关银行联系,核销不良信用记录。

  收不到的挂号信

  2011年11月,蒋鹏在当地一家银行申请了这张信用卡。“我是做建材生意的,为了方便资金周转,这才办的卡。”

  可申请后,蒋鹏就一直没有领到信用卡。他怎么也没想到这张原本属于他的信用卡,竟被别人“截留”了。

  两个月前,永川新城某小区的保安室,一个年轻男子取走了一封装有信用卡的挂号信。这封挂号信的收信人,正是蒋鹏。但拿走信的人,却并非蒋鹏本人。他叫范龄刚。通过上述方式,他从永川多个小区的保安人员手里,一天之内就轻而易举地冒领了7张信用卡。

  拿到手里的信用卡,没被激活之前,就是“死卡”一张。范龄刚交代说,激活信用卡所需的信息,多是从网上搜索来的。

  骗得另一个受害者张让(化名)的信用卡后,范龄刚便到电脑屏幕前。“我搜到永川有个张让,是个建材门市的”。在海量的信息中一点点搜寻蛛丝马迹,终于有了“收获”范龄刚不仅查到了张让的门市地址,还有手机号码。

  然而,这是否就是卡的主人呢?

  “你好,我是邮政公司的,你办信用卡的挂号信到了……”为了一探究竟,范龄刚假装邮政投递员,拨通了网上搜到的电话。一番交谈过后,他确信,电话那头就是“张让”。

  “我们需要核对一下身份信息,你的身份证号是多少?”

  没有丝毫怀疑,张让便将自己的身份证号讲了出来……2012年2月16日,范龄刚成功地激活了信用卡,并当即修改了密码。一个电话,这张攥在手里的“死”卡,就这么“活”了。

  “没想到会这么容易。”范龄刚欣喜地说。

  朋友的信息也盗用

  申请的信用卡一直不见踪影,被害人这边却都没有引起警惕。

  王刚(化名)是一名退伍军人。2011年9月,他在永川某银行申办了一张额度为2万元的信用卡。此后的3个月,信用卡迟迟不见动静:“我等等呗,可能不会出啥子问题的。”

  到了2011年12月,王刚手机上偶然间冒出一条短信:您的信用卡可能被人冒用,请留心注意,并及时与银行联系。

  “我以为是搞网络诈骗的,没有管。”直到此时,王刚仍未警觉。直到银行的催款电话打过来,他这才如梦初醒。

  相似的一幕,也发生在另一位被害人赵强(化名)身上。

  2012年2月10日,经营一家装饰公司的赵强,就曾接到了银行寄来的一封催收欠款的律师函。只因为觉得信函是手写的,又没有加盖公章,赵强没有当真。3天后,同样接到催款电话,意识到事态严重,他留心向银行客服人员问起了信用卡所登记的手机号码。

  “这不是我的号码!”如此蹊跷,他开始翻查自己手机的通讯录,居然发现:号码的主人不是别人,正是自己的好友范龄刚。

  原来,早在一年前,赵强曾填写过一份申请信用卡的资料,并委托好友范龄刚帮其办理。没想到,范龄刚竟悄悄地替换了收信地址,还把联系方式改成了个人的手机号。赵强说,他原以为银行出了问题,没想到问题竟出在自己好友这儿。

  “为什么要这样?”赵强的当面质问,范龄刚一时语塞:“我也有自己的难处。”好在朋友一场,两人最终达成妥协:把透支的钱全部还清。案发时,范龄刚透支赵强信用卡的2万多元钱,还有1万多没有还。

  亮起“红灯”的人生

  5年前,20岁出头的范龄刚坐在大学课堂的后排,凝视着窗外的世界,对未来有无限憧憬。5年后,他坐在办案检察官的对面。

  2012年5月14日,因涉嫌信用卡诈骗和妨害信用卡管理两项罪名,范龄刚被移送永川区检察院审查起诉。翻开检察官为其建立的心理档案,毕业5年来的心路历程像脚印般一一呈现而来。

  刚毕业时,范龄刚在一家歌厅找了份工作,后来一度做到经理的位置。

  3年的声色犬马、黑白颠倒,范龄刚厌倦了。因为生活不规律和长期饮酒,他落下了严重的肠胃病。

  2011年3月,范龄刚进入永川一家百货公司,成为客户部主管,月薪4000多元。光鲜体面的工作,温柔可人的女友,让周围的人十分羡慕。不久,他用自己的积蓄加上向亲戚朋友借来的十来万块钱,全款买下了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。当美好的生活向他招手的时候,范龄刚的命运却陡然逆转。

  2011年6月,范龄刚结肠炎病发,住进了医院。买了房,他已经欠了一屁股债,看病的钱还是父母垫的。更为雪上加霜的是,2011年底,范龄刚的工作丢了,女友也离开了他。一连串的打击,几乎将他逼向了人生的死角。

  不堪生活的压力,范龄刚瞄上了别人的信用卡,开始了一段“寄居”在信用卡上的日子。“以前我就发现有同事做过这个事。”范龄刚说。

  冒领、激活、套现、消费……范龄刚陷入了难以摆脱的“死循环”。不到一年,他就冒用他人的信用卡套现、消费近6万元。一次次透支中,原本流光溢彩的人生也渐次暗淡。

  2012年2月下旬,一个来自银行的催款电话,惊醒了还在“梦中”的范龄刚。

  “您的信用卡已被冻结,请三天内将信用卡欠款还清,拿身份证复印件来办理解冻手续。”原来,银行已经怀疑范龄刚在冒用和透支他人的信用卡,并向警方报案。

  接下来,范龄刚东挪西借,分4次偿还了7000元欠款。父母帮助他还清了其余5万多元欠款。然而,为时已晚。

  2012年3月6日,经被害人及银行报案,范龄刚被永川警方抓获。


分享家:Addthis中国

评 论  0条评论
Tags:

我来说两句
用户名:
密 码:

认证码: 
相关推荐

浙ICP备07015325号